與培訓機構共同探討少兒英語學習的三大焦點

  英語要從娃娃學起,因此少兒英語培訓在培訓市場已經占據了舉足輕重的位置。從事少兒英語的培訓機構越來越多,一些成人英語培訓機構也紛紛大力開發自己的少兒英語培訓項目,在少兒英語培訓市場已漸漸形成兩大陣營,一大陣營是已經有一定名氣的英語品牌培訓機構,其代表如新東方、階梯、貝立茲、戴爾和EF等;另一個戰壕里的則主要是培訓學校,如精誠文化學校、巨人學校等。由于在少兒英語培訓方面一直是爭論不斷,為了解決學生和家長的困惑,本刊從兩大陣營中各拉來了幾員主將,探討少兒英語培訓的三大焦點問題。

  焦點一:考級?能力?孰重孰輕

  畫外音:現在讓很多家長都感到困惑的是孩子進行英語培訓的目的是提高英語能力,還是應付考試。甚至有些家長陷入了讓自己的孩子為考試而學英語的怪圈,對這個問題各個培訓機構是怎么看的呢?

  新東方學校少兒英語部主任栗潔認為,少兒英語培訓不應該排斥考試,但應試也應該建立在強大的聽、說、讀、寫的實力支撐上,這是學校和培訓機構都不能忽視的問題。學生通過學習有了英語實力,再加上一些考試技巧,而考試技巧只是達到某一種目的的手段而已。她說:“少兒英語培訓應該以市場為導向,無論大小培訓機構都要以市場作為風向標。而且作為英語培訓機構就要有服務意識,新東方少兒部就提出了以服務為半徑,以需求為導向,以質量為核心,這樣就可以涵蓋很大的范圍。應試培訓仍然是屬于這個范圍之內的,是一個市場的需求,有存在的道理。”栗主任介紹,以前新東方少兒部是沒有考試培訓項目的,從2003年10月份開始設立公共英語一級和一級B的考試培訓,當時設立之后非常成功。設立前他們也有困惑,原本是綜合能力培訓,現在加一個考試項目,家長會不會反對,但事實證明考試培訓項目開展得非常成功,所以是否需要考試項目的培訓,還是要以市場為風向標。

  階梯數碼科技有限公司營運長孫念慈認為,學習英語,能力還是很重要的,考級對3到12歲的孩子來說是一種壓力。但有些家長對于孩子各方面成績都比較在意,中國人口眾多競爭很激烈,每一個家長都望子成龍、望女成鳳,學生要進入重點學校必須要有加分,逼著家長不得不建議培訓機構瞄準考試。有些家長認為孩子有興趣就能學好英語,其實培訓要有階段性,以3到12歲的孩子為例,一方面要培養孩子學習英語的興趣,一方面也要培養他們看、聽、說、讀、寫的能力,聽說讀寫能力在每一個年齡段都有不同的要求。對于3到6歲的孩子其實每一個文字對他們來說都是圖像,看是為了豐富孩子的記憶,玩是為了增加記憶,這樣培養的話7歲就可以讀和寫了。

  孫念慈強調,不強調考試并不代表著沒有考試。她說:“階梯英語沒有特別的考級制度,但也有測試,對于測試后的成績不是以分數來表示的,而是以詳細的說明來反映,家長不會看窖??某杉ㄊ強劑?0分還是60分,而是在此時間段內學生學習到了多少知識,包括人際關系方面、與物品有關的方面、動詞方面等等,每一個學生都有細項的成績,每一個孩子都有收獲。我認為教育不僅要注重學業成績,還要注重孩子全身心的發展。”

  貝立茲語言培訓中心的客戶經理王芳介紹,學校會向家長發一份貝立茲全球統一的證書和學習報告,但與劍橋英語考試是不一樣的,目的是為了鼓勵學生繼續學,讓學生有興趣,只要學生有興趣提高是不成問題的。考試會給學生一定的壓力,影響學生興趣。

  作為連續6年獲得“劍橋少兒英語最佳培訓機構獎”的巨人學校,副校長朱麗英則持有不同觀點。她認為考級對于少兒學習英語來講是很好的,有的學生在培訓機構里學了3個月或10個月,卻只有一點兒進步,學生和家長都是不滿足的,他們還有很高的期望值,而且每分鐘都是付了很多錢的,而這樣學習對孩子的潛力也是極大的浪費。她說:“劍橋少兒英語考

  試只是劍橋大學考試委員會推出的考試,這個考試非常的科學和權威。其實不管是公共英語考試還是劍橋少兒英語考試都會進行水平測試,考查學生在聽力、口語、讀寫等方面達到什么水平了,沒有及格與不及格之分,但是可以起到非常積極的作用,在有限的時間里面,讓學生盡量多得到一些知識。”朱麗英介紹,現在家長抱怨最多的就是孩子學了好多年,卻沒有什么進展。現在家長要求孩子已不是有沒有進步的問題了,而是要求要有很大的進步。樹人學校的教務主任李巖紅也認為英語學習不要證書不行,現在還只是考初中需要,以后考高中也會需要的。

  對此,栗潔認為考試和能力的培養不是矛盾的,強調孩子的興趣和愛好,也是培養其綜合能力。在社會里面單個一人想成功是不可能的,需要一個團隊,團隊意識對人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應該從小就培養。例如與孩子一起做游戲,實際上是培養孩子英語交流的能力和互相協作的能力。在課堂里面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讓孩子學會跟各種各樣的孩子進行合作,這就是對綜合能力的培養。

  而對于一些培訓機構現在對考級采取消極和不屑一顧的態度,栗潔認為這與考試不科學的設置和大多數人都曾是考級的“受害者”有很大關系。不過現在所有考試都在進行改革,不論聽力還是口語的考試,都會更加人性化,讓孩子有親近的感覺。她強調,如果考試制度本身做了轉變,那么考試是正常教學外的有力補充,因為少兒不光要學習英語知識,還要面對外界的壓力,而這個能力也是應該從小培養的。經歷考試,少兒的心理上會接受挑戰,如果沒有這樣的經驗,孩子的心理承受能力也不能成長。而且考試需要復習,以及掌握時間的分配,這也會增加孩子的自我管理能力。另外不僅要讓孩子經歷成功,也要經歷挫折,這也是對其的教育。她說:“這已經不是簡單的英語教學的問題,而是上升到孩子作為一個人怎么成長的問題,英語作為一個工具,通過它打開更大的窗戶讓孩子了解社會,讓孩子快樂成長。”

  對于培訓學生心理承受能力,新干線學校的校長馮健認為,可以換一個方式進行考試,比如集體考試,像日本就有這樣的例子,

  30個人一組綁在一根繩子上一起跑。這樣才能使學生融入一個大集體里面,現在國內考試是一個老師對一個學生或多個學生,而且現在的考試制度造成了成長自己打擊別人的不好影響,所以考試雖然可以存在,但形式一定要更新。

  戴爾國際英語少兒項目部的主任陳熙玉認為,之所以對考試有這么多爭論,有的時候覺得考試不好,有的時候覺得考試好,也許是我們這些成人把考試想得太嚴重了。之所以我們將考試看得很重,是因為考試給成人影響太深了,但其實孩子們并不在意,考前都不進行復習,還能輕松考得好成績。有的家長很盲目,也不知道孩子該學什么。有的家長讓孩子學劍橋就是因為有考級,而不考慮孩子的實際情況,其實可以先讓孩子學些其他課程,等對英語產生了興趣之后,再學劍橋也不遲,其水平也可以直接達到劍橋二級或者三級了。

  焦點二:學校?機構?以誰為主

  畫外音:現在小學二年級就有英語課程了,培訓學校應該起輔助作用還是搶其地盤,如何擺正自己的位置也關系著少兒英語培訓的效果和發展前景,培訓機構和學校是該共同發展還是拼個你死我活?

  王芳認為,不論學校還是培訓機構,目的都是一致的,就是督促和幫助學生學習英語。她強調少兒學習英語,興趣是非常重要的,現在的等級考試和許多學校考試,會有督促其學習的作用,但有時候也會給學生帶來太大的壓力而減弱了孩子學英語的興趣。培訓機構則可以在這方面與學校形成互補,如貝立茲對傳統的教學方式就是非常好的補充,國內學校學英語以應試為主,都不是從興趣出發的,如果孩子沒有興趣就不會好好學。而貝立茲會著力培養孩子對英語的興趣,

  這樣學生在參加完培訓機構的課程后,回到學校也會繼續努力學習英語,可以說培訓機構與學校可以形成有益的互補。

  英孚教育大客戶經理高紅宇認為,英語培訓機構不僅可以幫助少兒建立對英語學習的興趣,還能樹立其在英語溝通上的自信。大部分在學校中學習的少兒主要面臨的問題實際上是缺乏溝通能力,而這種溝通能力愈早樹立起來,對其未來的英語水平發展愈有利。這種自信的表現不僅是對句型或語法的理解,而是用英文進行思考從而說出流利的英文。這種自信是非常根深蒂固的自信,培訓機構幫助少兒建立的這種自信帶到學校中會很大地促進學生的學習熱情,而其在學校中所學的一些知識又會對培訓機構的課程形成補充。

  北京新干線學校校長馮建則有不同觀點,他認為如果民辦教育不能引導公辦教育的發展,民辦教育就是失敗。公辦教育有很多是失敗的,如果民辦教育不能把公辦教育出現的問題進行解決,那么民辦教育也是失敗的。作為教育來說,必須要考慮直接的受教育者所希望的教育,而不是家長和學校的希望。

  栗潔認為培訓機構應該發揮各自不同的特點,才能完善中國英語教育,不可能通過任何一個機構或學校做到所有。所以互相溝通、合作是必須的,能夠取長補短,讓中國的英語教育全方位提高。

  而學校的急功近利也會給培訓機構帶來麻煩。精誠教育集團英語教學部副主任海文玲介紹,精誠原來根據不同年齡階段孩子的特點和能力進行不同方式的培訓,如零起點的孩子就是要教他們說話,培養興趣。到一二年級稍微深入一些。到三年級才開始初步的學習。但現在也出現了反對意見,就是家長要孩子參加考級的呼聲。她也發現,在沒有考級的要求之前,孩子學英語特別的踏實,學生在學習一個階段后就參加培訓機構的口語測試,孩子們也非常愿意進行這類測試。但后來2001年開始有了公共英語等級考試培訓,而公立學校入學也有了證書的要求,如學生有劍橋三級證書,就可以參加英語特長班的考試,或者在擇校的時候起到重要作用。一些重點中學招生的時候除了基礎分之外,就是用證書加分。她說:“這時家長就提出了,精誠的證書盡管孩子感覺不錯,但到學校里面,升學的時候就得不到認可,即使有能力也沒有機會參加考試。”她認為,現在中國的教育體制使家長急功近利,心理非常浮躁,而學習英語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是細火慢功,家長的這種想法對孩子成長是有害處的。

  焦點三:中教好?外教好?教師之爭

  畫外音:在教學過程中,通過什么手段能夠達到培養孩子能力的目的?其中比較敏感的問題就是教師。有的機構搞“洋務運動”是純外教,有的學校的教師是中西合璧,有的學校則更偏重于一些退下來的老教師和名師,那么本土和尚與外來和尚哪個才最會念少兒英語教育這本經呢?

  海文玲認為,初級教育外教基本上不起作用。陳熙玉也贊成這一觀點,她介紹戴爾中教外教都有,但外教如果所教的孩子年齡太小,則基本起不到作用。因為外教在教書方面不如中國老師,也不懂中國孩子的心理,剛開始跟外教讀就是不行,外教在教授少兒語法方面也不如中教。所以一開始要跟中教學習,然后到發音階段再和外教學習,但培訓機構中教外教都要配備。

  高紅宇介紹,EF為全外教,在教師選擇上,特別是兒童課上,不管是初始級別還是比較高的級別都是外教授課,其目的是讓學生在這樣的環境下先以英語思考為先,再用英語圓滿地表達自己。他說:“語言不單是一種工具,而是一種思維的表達方式,如果用中文進行思考然后用英文表達得很地道這基本是不可能做到的,所以學習者總感覺自己說的是中國式英語,聘任外教絕對不只在于發音,而是要為孩子提供英語環境和場所,為孩子們提供把自己置身于英語環境的機會。”

  李巖紅認為好外教還是需要的,小一點的孩子和外教學習跟在國外的環境相似,可以先不用學單詞就直接進行口語對話了;大一點的孩子和外教學習也能培養英語交流的能力。對于年齡小的孩子最好不用外教的看法,王芳持否定態度,她介紹貝立茲為全外教,最小的學生才2歲多,就可以用全外教教學,而且效果非常好。貝立茲是母語教學法,中國人說英語普遍有一個翻譯的過程,如果不把這個翻譯的過程去掉,很難學到正規的英語。如果是讓中教用中文教他,孩子自然而然形成一個翻譯的過程,而貝立茲的小班教學只有4到6人甚至更少,孩子完全有機會與外教多交流。她說:“貝立茲教育方式給學生一個自然而然的感覺,語法不是按照中國的方式一步一步來教,而是分析歸類。突出孩子說英語時候那種自然而然想自己的母語的感覺,用英語思考問題,所以用外教進行母語教學法能讓兒童最快掌握英語思維方式。

  栗潔介紹新東方外教是比較少的,而專業的外教更是少而又少,但這樣的情況是可以彌補的。新東方多把外教集中安排在教授寒暑假課程上,對于外教要求和培訓也很嚴格,他們對中國學生的特點要了如指掌,甚至要求外教都會說中文,并了解中國的文化背景,這樣跟學生交流就不會有很大的障礙。

  馮健介紹北京新干線學校曾經嘗試過單一的外教授課、單一的中教授課,或外教和中教的結合授課。最后得出的結論是不應該單一靠中教或外教,應該兩者結合,這樣既可以節省成本又能互補。中國教師有自己的優點就是講語法水平很高,外教優勢則在于發音、口語表達。孫念慈認為一個學校好不好,最主要就是在于老師,對于少兒英語,中國老師也好,外國老師也好,只有少數的老師是合格的。她說:“目前階梯在招聘的時候,當然會優先考慮其英語能力,但要花非常多的時間和精力放在老師的后期培訓上。在階梯的三個階段教學中,每一個階段老師都要接受150個小時的培訓,包括兒童心理學、教育理論等,而外教會說英語并不就是一個合格的外教了,外教在國外學教育,也不能意味著他在其他國家可以教得很好,老師教得好壞與否不能靠膚色來判斷,學校在招聘到老師后有義務對其進行系統的培訓,使其成為合格的少兒教師,而不是盲目追求一些名師。”

  本次圓桌會議嘉賓:北京新干線學校校長馮建、北京巨人學校副校長朱麗英、北京樹人學校教務主任李巖紅、精誠教育集團英語教學部副主任海文玲、北京新東方學校少兒英語部主任栗潔、階梯數碼科技有限公司營運長孫念慈、戴爾國際英語學校少兒中心主任陳熙玉、英孚教育大客戶經理高紅宇、貝立茲客戶經理王芳。